捆绑者吧-喜欢你就捆绑着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精彩kb小说:绑错架

2011-11-26 11: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171| 评论: 0

下了一天的雨,夏未的夜晚终于有了些凉意。凌晨3 点多刚刚下了班的李文莉急匆匆换掉工作服穿上自己的米黄色无袖连衣裙就急急忙忙的出了KTV 大门,上了一天班太困了,好在住处不远几分钟就能走到,赶紧回去补个觉先。她是XX大学的学生,二十岁,长相应该说还不错,一米七二的大个子却很苗条,高耸的丰胸和滚圆的翘臀使身材凹凸有致曲线分明。放暑假后没事干,于是李文莉到自己的租住屋附近的这个比较大型的 KTV打工当门迎小姐,想在开学前挣点外快。每天下午六点上班到夜里三点,上一个班下来累的够呛。李文莉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沿着马路走着,全然丧失了应有的警惕性,大街上几乎就没有人,就在她抑头一个大大的哈欠打了一半的时候,一辆早就跟过来的没有牌照的面包车突然提速到她的身边,车几乎都没停只是降了点速,一个男人跳下车一把抱住她,这时李文莉还张大着嘴巴打哈欠,顺势就被塞进了一条毛巾到嘴里,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人抱起来丢进了面包车的后排座位上。那个男人也跳上车,咣,车门一关,面包车掉头向黑夜中驰去不见了踪影。李文莉被扔进车后,“唔......”迟到的惊呼被嘴中的毛巾压在嗓子里,车内的一个男人将她反拧双手面朝下压在车座上让她上半身动弹不得,随后跳上车的男人抱着她的双脚,两个男人七手八脚的将一根小指粗细的麻绳搭在李文莉的脖子上顺着肩膀在两条胳膊上缠了几道后将双手交叉绑在一起,李文莉只觉双手反拧在背后被压的很紧,等两个男人一松手自己的双手如同被粘住了一样再也分不开了。捆完双手一个男人又将绳头拉到李文莉的后脖子上的绳子上一拉将李文莉的双手吊起才打了结,李文莉感到双手、双臂和脖子一紧快被勒断了。“唔…呜”她发出细微的痛叫,双脚直蹬,两个男人很快的将她的双脚捆绑住才将李文莉翻过来看了看脸,李文莉也才能看见绑架自己的这两个男人,都是壮实的男人面相凶恶,一看就是大凶大恶之徒。这两个男人拔开因为挣扎掉了发卡而散开遮住了李文莉的脸孔的一头长发看看她的脸,嗯!盘挺靓!不错,果然是大场子的小姐,身材也好!奶子真大!两人一边评价着一边在李文莉高耸的胸部和滚圆的屁股上乱摸一气。李文莉口不能言,手脚被制,又被两个粗汉猥亵又急又羞得满脸涨红的图劳的蠕动着企图躲避。两个男人又将李文莉的双腿捆在一起然后大腿折起到胸部,用绳子将大小腿捆在一起并与上身和脖子相连将李文莉这个大个子女孩捆成了一个短短地肉团,接着将李文莉抱起来放到后面拆掉了第三排座椅的车厢地板上,这时李文莉才看到车里己经有一个小个子很丰满的女孩被捆在那里躺着,随着车的颠簸而滚来滚去,浑身的绳子深深地陷进肉中,双手也反绑着,嘴里塞着一团黑色裤袜,双腿并在一起绑着。这个女孩脸上化着浓妆,看不出实际年龄,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吊带超短裙,裙子短的过分而且卷到了腰际,露出了又小又透明的红色蕾丝内裤,细细的吊带已扯断搭拉着,里面没有穿胸罩,两个巨大的太过夸张的有些变形的肉团失去了阻当几乎全部暴露出来。两个男人查看着李文莉的红色手提包,看见李文莉的学生证很是惊喜说果然是城里的大场子,连小姐都是正而巴经的大学生来坐台。李文莉在后面听见很是气忿,拼命摇着头说我不是坐台小姐我只是门迎!可是堵的牢牢地嘴巴只是发出几声诱人的娇哼。夜色中面包车静悄悄的开到一个比较背的街拐角,那两个男人中的一个换上一身警服,另一个指着不远处一家门面很小的发廊说“就这个店,只有老板娘和一个小姐,不过那两个长得都不错。”两人下了车进了发廊,这时一直开车的司机才从座位上翻过来色迷迷的看着李文莉,李文莉惊恐的看着司机扭动着身体,司机嘿嘿笑着在她身上一阵乱摸,李文莉呜呜呻吟着却无法躲避,眼睁睁看着一只脏手撩起衣裙伸进内裤里,呜!……李文莉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那个司机一把抱起肉团一样的李文莉几下就扯碎了她的内裤,司机将李文莉背对自己抱起来如同给小孩子把尿一样端着坐在自己腿上,一个圆圆的东西颤动着顶在了李文莉的下身,李文莉吓坏了,动也动不了,喊也喊不出,现在的情况傻子也知道司机想干什么。果不其然司机稍一松手,随着一阵撕裂的刺痛,李文莉感到自己落下去坐到了一根滚烫的棍子上并随即被刺穿了,“唔…”李文莉痛得一声闷哼,眼泪哗得一下流出来,一方面因为肉体的火辣辣的痛苦更多的一方面是一个女人被Rape的悲愤。那个司机很快就感到不对劲,因为他的身体感觉到了李文莉那处女的特征,司机很快结束了,他不动声色的用李文莉扯碎的内裤给她擦了擦就将李文莉摆放回原位。叫不出声的李文莉只能靠在那里默默地哭泣,司机的手很快开始揉搓那个胖乎乎的女孩那对巨大的半裸的乳房,胖女孩动都不动一脸的不在乎任由司机上下其手。李文莉看着这一切很惊讶,这才想起看到这个女孩的第一感觉应该是 KTV中经常见的从事那种职业的女人,原来自己是被这几个男人当成坐台小姐给绑了。这时刚下车的两个男人带了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回来,那个女孩子瘦弱的身上只穿一条睡裙,双手捂着胸前低着头,染成红色的长发垂着,光脚穿着拖鞋,不知是冻的还是吓得浑身不断的发抖。那化着淡妆挺漂亮的少妇则扎着马尾辫穿一件白色长袖丝绸衬衣和藏兰色一步裙,黑色长袜和黑色高根皮鞋。少妇一边走一边说“警官您高抬贵手就放过我们一次吧,多少钱我们交罚款还不行吗?少罗嗦”男人喝斥着拉开车门将少妇推上车,司机在车上一拉,俩人将少妇用绳子抹肩拢臂的绑了起来,“啊!捆我干什么?就到派出所也没必要这样吧?你们到……唔唔…唔…”少妇迭迭不休的小嘴在一条毛巾的帮助下停止了工作,很快少妇的手脚被反捆好在背后连在一起捆了一个驷马攒蹄被丢到了李文莉身边。那个穿睡裙的姑娘早吓瘫了,软做一堆,很轻松的也捆绑好,本早己吓得说不出话的小嘴仍然被一个布团塞的紧紧的。四个捆成肉棕子的女人都被扔在面包车后厢里,狭小的空间挤了四个女人一下子很是拥挤,尤其是李文莉这个大个子更是觉得挤得喘不过气。四个女人几乎是互相撂在一起。随着车子的颠跛互相碰撞而发出阵阵闷哼声。面包车在黑夜中向城外开去,在盘山公路上开了约一个来小时停在了公路边一个大院子外。那三个女人被车上的三个男人拖下车扛了进去,李文莉打量着这个院子,黑呼呼地看不清,只看到院子里有一栋四层的楼房,楼顶昏暗的灯光下有XX休闲山庄几个歪歪扭扭的红字,不一会儿那个小个子和司机打开车后门将李文莉抬进了院子里的一个地下室里,狭小的地下室里吊着一盏昏暗的白炽灯,地上铺着几床散发着霉味的褥子,包括和李文莉同车被绑来的三个女孩在内一共有十二三个女孩,都被捆了手脚堵了嘴扔在地上。两人将李文莉放在地上,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进来对司机说:“弄了四个?不错,说好的一个五百,这是两千你点一下。不用了,三哥。那我们走了。”几个人一起关了灯锁上门出去了。李文莉被捆成一团只能侧躺着,绳子勒得混身疼痛,好在地上铺着地毯到还不凉,黑暗中看不到东西只听到十几个女孩因为嘴巴被堵而变得粗重的呼吸声以及有人因为恐惧或被捆痛了而低声的哭泣。门再次打开的时候,那个三哥带着一群打手模样的男子进来解开了女孩子们身上的绳索,一边慢慢活动着手脚,一边听着三哥的训话。原来这伙人在这里开了一个休闲山庄,生意不好就想招几个坐台小姐但没有人愿意到这山沟里来,于是他们就让手下的混混们到城里绑几个小姐来。李文莉觉得自己冤得利害,糊里糊涂被人当成坐台小姐绑架了,又惨遭污辱,怎么办?这时三哥警告这些小姐不许闹事。说完恶狠狠地瞪着问她们?大部分小姐都是一付在哪里干都无所谓的样子,只有二三个女孩显出一些犹豫,李文莉这时突然哭喊到“我是学生,不是坐台小姐,你们抓错人了,求求你放我回去。”李文莉这一哭那二三个女孩也哭着哀求起来。三哥有些惊讶地看着李文莉,一回头对站他旁边的手下一摆头,几个手下立即冲上来把李文莉她们按住,几下撕光她们的衣服反捆双手,又用撕破的衣服堵上嘴,吊在地下室顶棚上垂下的铁勾上,李文莉她们被吊得只能脚尖着地,全身重量集中在反捆的双手上痛的呜呜直哭。其他小姐们看到吓得不寒而悚大气都不敢出。顺从的小姐们被带走安顿去了,而李文莉她们一直到被吊得快痛的晕厥过去的时侯才有人进来将她们解下来。从这以后她们共四个女孩—直都被关在这地下室里,吃饭定时有人给送来,并且不时的被打手带出去接客。一天晚上李文莉被带出去换了一身几乎透明的吊带睡裙反捆了双手光着脚押到一个客房门口,押送她的打手掏出个橡胶塞口球塞进她口中并把带子在脑后系牢,李文莉的嘴撑的老大,口水止不住的流出来。一个小老头坐在房内沙发上色眯眯的看着被推进来的李文莉笑的合不拢嘴,老头关上房门走到李文莉身边,矮小的个头只到她的胸口,双手抚摸着高挑的美女,李文莉被老头挤得靠在墙上不能动弹,口水不断的滴到胸口,羞得满脸通红,老头看着更加兴奋,一把抱起李文莉走向大床,两人个头的差异如同一个小孩抱着一个大人一般。走到床边老头用力一抛,李文莉呜的一声惊呼一个翻滚被面朝下扔到床上,床垫很有弹性,李文莉篷的一下又弹起来,不等她落下双脚就被老头抓住一拉跪在地毯上,上半身落在床垫上,虽然床垫很软也颠的李文莉头昏目眩,老头站在李文莉身后把睡裙一撩,直接进入。“唔…”虽然不如第一次痛却也让李文莉痛得双脚直蹬。老头兴奋得前后摆动着身体,胯部与李文莉丰满圆润的臀部不断碰撞发出啪啪的响声,李文莉双膝跪在地上,背后牢牢捆住的双手紧紧地攥着拳头,上半身趴在光滑柔软的丝绸床单上随着那可恶的老头一下下的冲撞而前后滑动,两只丰乳也被老头干柴一般枯瘦的爪子不断揉搓着。顺着塞口球流出的口水洇湿了床单,堵住的嘴巴发出低沉的怒吼,愤怒的双眼充满血丝。老头折腾了一阵又将李文莉仰面朝上双腿架在老头自己肩上又是一阵乱捅,突然一仰头浑身一抖,李文莉感到一股滚烫的热流注入了体内,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地夺眶而出,老头回过神来看到李文莉充满愤怒和仇恨的双眼一下楞住了,李文莉趁势一蜷腿用劲一蹬,一下踹在老头胸口,矮小的老头措不及防向后飞出去摔倒刚好头磕在桌角碰晕了过去。李文莉挣扎着爬起来在老头身上摸了半天终于摸着一个打火机,忍着痛烧断了捆手的绳子,解开塞口球的带子给老头带上然后将老头的衣服扯成布条把老头捆起来,走到门口听了听动静,打开窗子,房子里找不到衣服,那身透明的睡裙短得盖不住屁股,只得披着床单翻窗逃走。逃出山庄的李文莉在黑夜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跑着,向记忆中的公路的方向跑。前面终于看到似乎有灯光了,跑近一看是一辆卡车停在那里,两个司机在路边撒尿,突然出现的李文莉吓了两人一跳,“大哥!快救救我!”李文莉哭喊着求救。“别急妹子,慢慢说”一个司机安慰她,李文莉把自己的遭遇一说,两个司机对视一眼走到边上商量了一下对李文莉说“上车,我们快走”卡车开动起来,却拐出公路开进了一个树林,李文莉紧张地问“大哥怎么不走大路?嘿嘿......急什么,当小姐的这么急怎么行,”说完两司机停车将李文莉拖下来用绳子反捆了手脚,“救命…唔…”刚喊了一声嘴巴就被捂住,身上小小的睡裙被扯下来塞进了嘴巴里。过了约半个多小时,两个司机发泄完后用床单将李文莉卷起来丢在公路边抑长而去。可怜的李文莉堵着嘴像个春卷一样躺在路边滚来滚去终于从床单里滚出来,天色己经放亮,被四马攒蹄绑做一团的李文莉看见远处远远的有车过来,是警车!李文莉奋力挣扎“唔…呜…唔……”突然背后树林里蹿出两个男人将李文莉拖进了树林。李文莉一看是山庄的两个打手,他们将李文莉牢牢压在地上,紧张地看着警车,李文莉被压地气都快喘不过来了,嘴里还塞着团成一大团的睡裙,只能眼睁睁的透过树从的缝隙看着警车远去,绝望的呻吟。松了一口气的打手们站起来找了一根粗树枝穿过李文莉背后的绳子,像抬牲口一样抬起李文莉来顺着小路往回走,一路上连踢带骂,四马倒攒蹄的反捆着吊在树枝上的李文莉低垂着头,长发在地上拖着,赤裸的身体上粘满了清晨的露水,除了因寒冷和恐惧而引起的颤抖以外再无生气,只有偶尔因捆绑引起的疼痛而哼一两声。两个打手抬着李文莉回到山庄,清早的山庄静悄悄地,一进大门,两个打手傻了眼,一院子的警车和警察,中间地上蹲着三哥和他的手下们。两个打手乖乖地举起双手,几个女警过来给赤身裸体的李文莉解开绳子掏出嘴里的裙子,又找了件衣服穿上,李文莉颤抖着倦缩在警车里双眼木讷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原来接二连三的有女人失踪终于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查来查去查到这个山庄,昨天后半夜就在李文莉逃走后约一个多小时大批警察查抄了这里,这时那两打手己出去追李文莉,警察早上刚要撤离两个打手恰恰好自投罗网,李文莉也因此获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