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者吧-喜欢你就捆绑着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奴隶女警——苗秀丽

2011-11-23 22: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095| 评论: 0

已是下午六点了,夜色渐渐笼罩在吴市的天空,这是座中国中部的中等规模的城市,人口也就一百多万却有着发达的经济,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了快二十年,吴市的市容已经相当繁华了。

  一入夜主要干道上鳞次栉比的灯箱广告便炫目的闪了起来。形形色色的男人和女人好像忘记了疲劳似的,一头钻进大大小小的夜生活场所,在眼花缭乱的聚光灯下疯狂的摇摆着自己的躯体,“绝对的繁华造就绝对的堕落”这句话很能概括今天人们的心态,物质生活丰富了人们就自然有了别的欲望,夜幕下的城市也是属于罪恶的,近几年来市内各似的色情服务场所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诸如“查处三陪”“捣毁卖淫集团”之类的新闻报道也开始多了起来,但如同其他任何一座城市一样,更本没办法根治,警方永远处于被动,但被动归被动该做的工作还是得做,随着全国“扫黄打非”的浪潮,吴市公安局也加大了打击次数,这几天市局组织了几次大的行动,扫荡了好几家被怀疑有色情服务的酒吧和发廊,几乎每家必有。成批的卖淫女和嫖客被拘留,警员们连续几天进行审讯希望能挖出大鱼,但收获很少。 本帖子来自-就去吻-最新地址-www.5gghh.com

  “警员阿姨,求你了!不要告诉我老爸,他会打死我的,我保证这是第一次啊!”

   “胡说!第一次?我们已经盯了在那家旅馆几天了,光这五天的晚上你们三个就去了二次,现在还敢说谎,我们已经给你家打了电话,你父母马上就来,才十七岁就变成老嫖客了,真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教育的!”女警官苗秀丽严厉的说道,这几天形形色色的嫖客她已经审了不少。但眼前的这个未成年的毛头小子还是让她震惊。小小年纪竟然和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嫖客称兄道弟,经常出入色情场所进行集体淫乱活动,据另两个交代说已经有二年了。

  听当时执行任务的同事们讲,冲进旅馆包房的时候,他们正在和一个妓女玩3P,这小子正把阴茎塞在女的嘴里口交,见有员警女的惊慌的差点咬伤他的生殖器。真是难以置信。“这种暴发户的家,父母只知道赚钱,对子女不闻不问,结果儿子堕落成嫖客也不知道。正是悲哀”。苗秀丽看着眼前的这个一副太保打扮的男孩,听说自己的父母要来他一副沮丧的表情蹲在地上,对于另两个可能会拘留几天,由于男孩还未成年估计只会给予警告。‘希望他能吸取教训吧!苗秀丽心想。

  身为一名女刑警,苗秀丽对日益猖獗的卖淫活动深感厌恶。从小生长在一个正常环境里,受的是正统的教育。正是如此她才选择了成为一名公安干警这条道路,一米六五的身高,模特般的身材和面容,不穿警服,也许谁也猜不出她的职业。苗秀丽从心底里憎恨那些鸡头和嫖客,是她们让一个个花季少女堕落成人可皆夫的暗娼,她也无论如何不可想像有越来越多的女人竟自愿从事这种肮脏的行业。

  审完了嫖客和三陪女已是淩晨一点多了,苗秀丽和同事们疲惫的回到办公室。

  “啊……真累啊。”临座的张龙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随手点了根烟。

  “男人有钱就变坏,真应该判他们七八年的,拘留两天就放了有什么用。到头来我们还是白辛苦!”女警李眉边整理案卷边抱怨道。这两天局里每个人都有一肚子火。

  “ 我看李眉,今后找老公要当心哟,现在好男人不好找啊。秀丽也是。”张警官调侃的对两名女警说道。苗秀丽应付的笑了笑继续整理卷宗,二十八岁的她从警已快五年了,仍是单身贵族,过去谈的两个物件都分手了,原因就是她是一名女警。

  “哼,找不到就不找了,像秀丽姐过单身贵族的生活多好……”李眉回击着。刚从警校毕业的她正值青春花季,爱争点强。

  “小眉啊!这个贵族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可千万别学姐。我可一直等着吃你的喜糖哪?可别让你男朋友告我是教唆犯呀!”

  “哈……“苗秀丽的话让办公室里有了些笑声。正在这时叶处长走了进来。

  “说什么呢?那么高兴。肯定又是你惹她们了”叶处指了指张龙。张龙苦笑着。

  “好了,着几天大家辛苦了,完了就快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还有活要干。秀丽你过来一下“ 苗秀丽跟着叶处长进了他的办公室,叶处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她,正是一月前苗秀丽递交的调职申请书,并附上了局里的回覆。

  考虑到现有警力不足的实际情况,并鉴于苗秀丽同志过去六年的出色表现,现经局党委讨论研究决定如下:对苗秀丽同志申请调离原岗位的要求不与通过.希望苗秀丽同志能克服目前困难积极投入现在的工作中。

  xx省吴市公安局党委办公室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六日一个月前苗秀丽向局里打了调职报告,希望能调到内勤部门,这样工作会轻松一些,也会有比较固定的上下班时间,五年的刑警生活,每天和各色的罪犯打交道,说实话她有些疲倦了,如今看到自己的希望落空了,她苦笑了一阵。

  “对不起秀丽,现在人手那么紧,上面也很为难,这事还是缓缓再说吧,要有难处你来找我。”叶处长不无抱歉的对她说道。

  “没关系叶处,我也觉得现在提出调职不是时候,大家都那么忙,我走对不起大家,等以后再说吧。”

  “哎,你也是该为自己考虑了,我真的不该再留你了,这样吧,报告留下,忙过了这一阵我去给你反映。”

   “那就太谢谢处长了,没事我先回去了。”

  “好吧你先回去.”

  苗秀丽走出了办公室。难道自己真的要为当初的选择付出所有的青春吗?苗秀丽反复的问自己这个问题,同事们的调侃和被否决的申请报告勾起了她的思绪。让她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当初的选择,“也许我应该有一个更精彩的人生。”苗秀丽若有所思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苗秀丽猛然停住了脚步然后猛一转身,在她眼前的只有空旷的街道。“讨厌,已经是第二次了。”自从警局出来后,她就有一种被跟踪的感觉,这一半是多年的职业技能,一半是女人的感觉,“可能是着几天太疲劳的关系吧,真因该放几天假!”她安慰自己,继续朝住所走去。出狱的王小宝第二天早上,苗秀丽如往常一样去上班,昨夜短暂的迷茫也随着夜的逝去而被抛在脑后,员警的这种紧张而富有冒险色彩的生活依然让她留恋。

  “苗警官”刚走到警局门口,一个男人的声音叫住了她。寻声望去是一个戴鸭舌帽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件旧西服。“你是?”正在苗秀丽努力回忆的时候,男人已走到了她的更前。“好久不见啊苗警官,不记得我了?”男人摘下了帽子却露出剃光的脑袋,丑极了。“你是,王小宝……”苗秀丽终于认出眼前这个一脸堆笑男子,同时一种深深的反感也伴随而来。

  这个相貌可说是令女人一见就厌恶的男人当然不是她的什么朋友,而是四年前被逮捕的鸡头王小宝,苗秀丽参与了逮捕和审讯工作,四年前的一次严打高峰期间刑警队逮捕了已跟踪多日的王小宝,这个鸡头在过去的几年间一直负责为吴市的一个卖淫集团招募女性从事色情服务,那是苗秀丽第一次接触到涉及色情行业的案子,在案卷中她惊奇的发现被招募的卖淫女竟然还有未成年的高中生,苗秀丽快气炸了,多少女性就因为这群无赖而堕落,在苗秀丽和同事们摆出的众多证据面前,王小宝没有抵赖的余地很快交代了一切,根据线索警方成功捣毁了一个暗藏的卖淫团夥,也正因为这样判刑时王小宝被从轻发落,只判了六年,但为什么现在能在这里遇见他?苗秀丽一脸疑惑,“你不是被判了六年么?怎么……”

  “苗警官记性真好,这几年在里面表现好又立了功所以减刑了,上个月刚出来,今天是来登记的,没想到会遇到苗警官。”“既然出来了就要好好做人,别再走老路,否则我们还是会见面的。”苗秀丽冷冷的说道。

  “是是,那当然,现在我借了些钱准备作点小买卖以后还要请苗警官多帮忙了。”“但愿如此。”随后王小宝又说了一大堆恭维苗秀丽的话,并一再表明自己改过的决心。

  “难道他真的会改过自新吗?不,不可能。”刚才自己从这个鸡头看自己时明明是另一种异样的眼神,和四年前一模一样虽然他极力掩饰但仍逃不过苗秀丽的眼睛。回到办公室苗秀丽回想着刚才同王小宝的偶遇,虽然她是一名员警但她却从不相信监狱和刑罚会彻底改变一个罪犯把他送上正道,即使有也不可能是王小宝这种人。苗秀丽的预感是正确的,但她也许做梦也未曾料到几天后自己的命运将会被这个鸡头彻底的改变,这种变化会把她的生理和心理彻底扭曲,最终把她送入淫荡的欲望深渊……

夜色笼罩下的街道行人已经很稀疏了,吴市的北区还属于待开发的老城区,自然没有市中心那样繁华的街景,一到深夜非主要干道上几家仅有的商户也打烊了,只剩下路两旁那些古董般的路灯不情愿的发出惨澹的光,这个地区马上要被改建成一个商展中心,这几个月住户陆陆续续的动迁了出去,所以两边的住宅社区多是空的。

  苗秀丽独自走在空旷的人行道上,下了公车离住所还有一路,途中必须经过这个拆迁区。要是一般的女人可能在老公或男友的陪同下才敢战战兢兢的快步走过这里,苗秀丽却没当回事,悠然走过,当了五年的员警,经历了太多的危险她已经不是普通的女人了,而是一个身手不凡的女警。

  “抢劫啊!快抓住他。”突然一个女人的叫喊声传来,同时一个男人的身影飞快的闪过街道跑进了一旁的小巷。

  “有抢劫!”苗秀丽意识到,她立即朝黑影消失的小巷追去,这完全是出于员警的本能。    追着黑影跑过了一大段曲曲折折的小路,苗秀丽来到了一大片荒凉的拆迁工地,黑影消失在夜幕中。

  “真该死,让他跑了!”苗秀丽看了看四周,到处是房屋的废墟和齐腰高的野草,风忽而吹过把野草摇的沙沙作响,唯一照亮这里的是月光和远处惨澹的路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